空言叶什么的,嘛

看过来~

欢迎,这里叶子
我我我我超好勾搭的
最喜欢的太太是z子
主混D5,ut,被虐的诺艾尔,弹丸论破等
顺便蒂卡(万象物语)是大老婆!
超级杂食
喜好:BL=GL >BG

随心所欲
做不到啦

欢迎扩列

依旧厨蒂卡只是玩不到游戏所以热度没那么高了
万象物语同人粮太少了悲哀
自己也画不好厚涂涂色更难看
怎么办啊
我觉得我大概没有点加到画画上
想努力想努力的不过其实也没卵用
别人随手一画等于我竭尽全力
说白了就是自暴自弃
估计过一个月或者不到就会觉得自己很丢脸然后删掉

我喜欢蒂卡
我喜欢诺艾尔
我喜欢■■■■■
啊果然真实存在的人还是要打上马赛克的
反正
这样?

所以我说那种三秒钟热度的啊
喜欢某个动漫角色但是ta所在的动漫完全没兴趣
倒是同人文漫画看了一大堆
大概是虚假的爱情(bu)
还有
有人玩万象物语吗!
我超级无敌喜欢蒂卡的!
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动漫小说对那种冒冒失失傻白甜都很讨厌唯独喜欢蒂卡一个!
蒂卡蒂卡蒂卡!

【第五人格乙女向】单行道•反向篇

     ☆ooc警告

       ☆内含杰克黑化

  ☆单行道系列每一篇都和前面的有些连系,也可以单独当短篇看
小学生文笔见谅

  

  

  那么,

  正文》

  

  

  

  新的一局游戏开始了

  离去的人终将回来

  

杰克

  

  他温柔的将你抱起,你似乎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大脑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和正常人的呼吸相比,他的呼气可以称得上是冷气。

  眼前这个人,真的称得上是“人”吗。

  “您好,您,您在这里工作多长时间了?”

  你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这个人,不,怪物的工作,明显是猎杀像你这样的小羊羔。

  “唔,小姐,告诉你也无妨。”

  怪物开口了,在你的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

  “不算这次,二十九次。”

  “?”

  “只是像这样的游戏,已经进行了二十九场。”

  “只是?”你问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你向一个方向走去。

  沉默。

  耳边渐渐传来风声。

  “前面就是地窖,剩下一个人时才会开启。”

  “您要放我走吗?”

  他答非所问,

  “监管者的胜利条件是至少留下三个人。”

  也就是说你不是必须死的!

  这一发现让你的身体有了丝暖意。

  地窖前,他把你放下。

  “您的名字是什么?”

  “叫我杰克就好,美丽的小姐。”

  “谢谢你,杰克。”

  你对他行了个礼。

  “你还是要走吗。”

  “怎么了?”

  你有些迷惑。

  他背过身去。

  你小心翼翼地理了理裙子,走向大概一米远的地窖。

  突然,你被打飞出去,鲜血从腹部流出,疼痛让你无法思考,只能顺着本能在红光的照耀下爬向地窖。

  “为什么还是要走?”

  “为什么从未有过留下的想法?”

  “为什么,即使我让你离开这里,你也不曾回头看我一次?”

  “我已经受够了一次又一次的看着你离开!”

  耳边传来什么物体快速划过的声音。

  剧烈的疼痛从左腿传来

  “啊啊啊啊啊!”

  左腿,感受不到了。

  不想死。

  只差一点点了,

  体温开始变得冰冷。

  你不得不放弃你断了的左腿,向着希望爬去。

  破坏你的希望的,是一个灼热的怀抱。

  灼热的仿佛置身地狱。

  “监管者的胜利条件是至少留下三个人。”杰克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我也曾这样认为,并以此行动。”

  “只要留下三个人,就是胜利。”

  “但是呢,我得到了什么?”

  杰克俯下身,轻吻你的额头。

  “我现在才发现,对我来说的‘胜利’,只要一个人。”

  他的呼吸撒在你脸上,你因失血过多开始头晕。

  右腿的疼痛也不那么明显。

  “不得已切断你的双腿,请原谅,我的小姐。”

  意识有些模糊了。

  “主人无法容忍他的夜莺一次又一次的因他的仁慈而飞走。”

  瞳孔开始溃散,视界模糊不清。

  记忆的最后,他吻上你的唇。

  “期待吧,下一次的见面,你会忘掉这不愉快的一切。”

  “不会再放你走了。”

  

  本局游戏结束,

  监管者,杰克,大获全胜。

  

【第五人格乙女】单行道•梦境篇

慈善家
      

我,ooc,警告

文中的“我”是园丁/皮皮善/护士小姐

人称超级混乱,

其实可以凑成一个故事

有私设

也许有续篇,看心情,

续篇可以再加一个监管者或者祭司什么的(疯狂暗示)

想要评论,小蓝手

续篇出现的话,女主不会是傻白甜的。

知道自己写的比较糟糕。

我在说什么啊

自暴自弃。

“你”(女主)的名字本篇中不会出现,尽情带入。

如果“你”有个名字,那大概是“夏洛特”吧

好了瞎bb结束

正文





想见到那个人

在朦胧的梦境中,也许你会出现

慈善家

“你,你好。”

“好久不见,克利切非常想念你。”

“下一局游戏,您会参加吗?”

克利切最后的语气竟带上了一丝恳求。

你眨了眨眼,指向餐桌上下一局的名单安排表。

参与者:

克利切·皮尔森

艾玛·伍兹

艾米丽·黛尔

XXX

克利切没有在意你那“特殊”的名字。

他早已习惯。

“克利切会保护你的!”

”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开局的第十分钟,你们相遇了。

心跳响起,

克利切把你塞到柜子里

“待在这里别动,我去引开那个烦人的家伙。”

回来时,你已经不在了,

一台电机破译完毕,

同时,一个人受伤倒地。

本场的第三次倒地,

不用说,克利切也知道是谁。

“为什么不听克利切的话!”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无论怎么努力,

你还是会在这场游戏中,

离开我的身边,

然后,

永远的安眠。

为什么,还是救不了你?

“哼——下次再见到你,一定不会放过你了!”

男人用力掐断手中的烟头,恶狠狠地扔到地上。

烟头最后的火焰,点燃了地上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一个带着草帽的女孩正在和一位看上去像护士的人亲昵拥抱。

【你不会再有机会逃走了,我发誓】

园丁

“嘿,我在这!”

艾玛在远处的小木屋挥手。

“这附近的椅子已经全都被我破坏掉了,这里暂时比较安全。”

“电机就在那个方向,一起来吗?”

你点头。

“监管者似乎去追皮尔森先生了,他一定不会介意帮两位可爱的女士引开危险吧。”

“留在这里陪陪艾玛嘛~”

艾玛亲切的摇着你的手臂,

温热的触感宛如真实,

让她忍不住拥有更多,

电机破译完毕了,艾玛向废墟的方向走去。

“你不一起来吗?”

你摇了摇头,告诉她你要去找慈善家。

艾玛压了压草帽的帽檐,阴影下的表情晦暗不明。

她没有拦你。

“多少次都是这样。”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呢?”

“总是想着那个碍事的人”

“艾玛的眼中只有你啊。”

眼前的你,笑而不语。

逐渐被淤泥淹没。

结果未曾改变。

梦醒了,

'我会找到你的'

带着黑色草帽,身上的白衬衫已经破损的女孩如此想道。

【梦中绽放的恶之华,我的另一面】

医生

艾米丽顺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向废墟,

来晚了,你已经不在那

可恶,又被那个皮尔森抢占先机。

本局第三次倒地的声音响起,艾米丽顺着声音找到了你。

“怎么又受伤了?”

“小木屋附近的椅子全部被破坏,监管者才选择去追皮尔森先生。要不是你运气好,今天...”

“别逞强,你受了六刀,即使治疗也不会让伤口完全愈合。”

“如果再来一次,你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胸口开始不安的跳动,艾米丽知道,监管者来了——正如她无数次在梦里经历的那样。

“快走!”

你被猛的推开。

找人,治疗,抗刀,

已经重复无数次的艾米丽不再畏惧,

“这次一定要活下去啊。”

可是事实不能改变。

更何况,这里只是庄园主给我们这些跳梁小丑的小小奖赏。

你再次倒下,

已经麻木的心脏还是有丝抽痛,

我会拯救你的,

无论重复多少次。

梦醒了,艾米丽坐在诊所的病床上,

原来是不小心睡着了啊,她自嘲的想。

只有自己是不行的,

想要拯救你,她需要先找到另外两个人。

艾玛和皮尔森先生。

找人需要劳力,钱财。

而庄园主给的不完全胜利的奖金,大多花在了诊所的重建上。

所以她需要钱。

艾米丽握紧手中的手术刀,寒光一闪。

【我会拯救你,即使代价是毁掉我自己】

解释一下,由于每次重复皮皮善在第三次倒地后就没见过“你”所以他的认知中“你”是死在第三次倒地,而护士小姐知道你在哪里倒并把你摸起来,监管者来了再给你一刀,你就直接死了。

我好啰嗦啊